太极入字

“琴棋书画诗酒花”因樊洲是打拳的,这里的“龙七件宝”里“棋”换成了“拳”(图1/2)。当书法与水墨融汇一体,深浅轻重、象形意绘,笔下功夫甚是了得。“炉边茶话”在这个“话”字后面藏着个浅浅的“香”(图5),嗅觉立马跃然纸上。门后的“山花烂漫”完全是他内心的“山”和“花”呀(图6)。而“得意忘形”在那“形”的忘我(图7)。站在(图3)前,驻足了好久,这是看书法从未有的感觉。
走起 — 发现打卡好去处